断业尊者

液(5)

读《南华早报》网站消息,中科院心理研究所某教授成立了“人们宁可牺牲道德准则去追求财富” 研究组,并取得重大突破。原来,人们之所以如此贪恋财富,是因为大脑左侧额下回稍上方的一小块区域有“牺牲道德准则去追求财富”的因子,是“关键位置”。因此,提出利用药物治疗方法抑制腐败的办法。云云。

近代国人一直为自己没有重大发明与发现而慢慢自悲起来,尽管嘴里仍是狠狠地恨恨地,拿了些祖宗的“四大发明”之类自娱一番。至于后来存有的“四害”发现,可能觉得上不了台面,也就谈者寥寥。如今有“牺牲道德准则去追求财富”因子的发现,实在是值得庆贺的国傲。几千年的性善性恶之争,终于有了结果:人生来就是不要脸皮的恶者!还是荀子说得对:人之性恶,其善者伪也!

当然,这样的发现还显得很是不够。除了贪财,其实还有贪权、贪色、贪食等等。贪权因子不知是存在于左脑抑或右脑偏上;贪色因子决不存在胯中肉内,因那古时的真太监们也有嗜色之好;我也见过切了半边胃而食肉如饿虎者。

我确信那都是脑回惹的祸。

尊者本人对教授们如此重大的发现,除了心存感激之外,还涌出许多救国的想法来。

首先,研究组应先研究储存“道德准则”的“关键位置”何在。只有找到了这样的关键位置,就可以采取排除法。因为这“关键位置”之外的位置,都会包含非道德准则的因子,都属于危险区域。既然每个人都有这样一个区域,尊者就建议采用人人平等法则一治了之:如印度男人们都要切包皮一样,生下来就切割之。全国人民都成了活雷锋、活焦裕禄、活欧阳海之类的良民先进红旗手新时代道德模范;也用不着什么宪政之争、制度建设;更用不着什么这个主义那个主义,我们就直接称之为切脑主义社会就行。

当然,教授们还得仔细研究一下,你们自己切了脑后是不是还能搞更多的研究;如果你们的脑属于特权不切不药之类,又怎知你们是不是心怀篡权之意想坐到衙门里去,照样贪个无限?教授们还得提出些建设性意见(切不可是非建设性的、暴力的、唱对台戏的、斜门的、颠覆的、西方式的等等):为防止大老虎和大大老虎的恶性发作,是不是也采起切脑食药的良策?

评论(76)
< >
尊者,湖湘人氏。
< >
© 断业尊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