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业尊者

答P弟

  

     P弟:

 

        遵照你们的指示,我今天算是把博客改了版,也决定不再把文章放到什么心情笔记之类的栏目里,毕竟那163个字符是种大约束,实在没有必要。

       从前读你们的来信,如今读你们的留言,有隔世之感!要我写点东西,比如说,xx行之类.想好了会写,可没时间动笔;动了笔就得写好些,免得你们这些老朋友嘲笑。那回茶馆里嘲笑了你们,差点伤了几十年的友情;回家一想,你我写作其实只是玩玩心情而已,早已没了所谓天下之责任,不可太认真,进入中年后却还是年少时的脾气。

       我早断了你们那样的爱好,每天被迫泡在酒精里,或说每天被酒精所泡,(不过近来正在戒这伤人的液体,但又听说不喝会觉得伤心的,好在暂没这类感觉),加之忙忙碌碌的工作,表面光鲜,幸福指数其实没你们高。人就这样,以为自己怎么样,把心态摆过一方审视时,发现什么都不是!记得当年,大家凌晨就排队在新华书店前,等着开门,等着几本大家想看的书;你们中的几位有了工作,袋里装着几十元的工资,又没女朋友,看到名著就眼睛发光;我却还在农村里大有作为(毛泽东语),你们买本书,总忘不了给我一份。。。。。。想起这些就充满了感激之心,亦倍感惭愧,没真正地报答过你们啊!

       你们还在读群书的乐趣中,几十年没变。世道早就变了,你们能不变,还出了书,真得祝福你们!其实我的不快乐特多,如陪人喝酒、陪人打牌、陪人开会,一个男三陪。国人的爱好早在钱和权上,或在麻将三打哈上(好象你们中也有几位打哈者?)或去网上偷菜;那天四弟就愤愤地告诉我,他老婆老是赶早上QQ偷菜,真不像话。。。。。。把我笑个半死,调侃道:只要不偷人,你怕什么?其实,我也种满了假菜,常常自己偷自己。

        听说三弟近来走了好运,有种春风得意踌躇满志的式样。我十分诧异,他年近五十却还能挤身官场小升一回,莫非世上真有祖坟开裂之说?要不就是五粮液、茅台之类的大礼发了酵?

        说老实话,我还真为三弟担忧。他父亲本是高官,从其外表和做事的风格来看,官细胞十分活跃,但恕我直言,他父亲造他的时候或是乱了些方寸,看不出有大遗传给他。至今仍一小官乃为明证。看他的眉毛,似拔毛之像,如妇人装扮,当属性情消极之辈。今日为官,性情要蛮急,管你做得或是做不得,有法无法,做了再说,说了就算;天下乱了套,找个朝里的大官扛了就是,摸着石头过了河就行;从前的抗日先锋队能三进山城,如今的官要敢于三进三出而百折不挠。他那眉细而软越发显不出霸气,是个优柔寡断不能敢作敢为之辈:该暗藏杀机时,却血气外露,该出手而快刀一横时,却手软而无杀鸡之力,当属软官矣。再看他那八点二十的对称眉样,也只是个善良之徒,同情心过多,与官道所需反了向;又何况印堂过宽;过宽则肚量偏大。肚量大本是好事,而当今之官者却又犯了大忌:只有鸡肠小肚疑心重重才能保座位牢固,不至于被其它小人拱翻在地。官要有官的架子,一幅小肚吞(撑)大船的模样才是上品。

       兄弟们要我执笔写贺词,虽兴然领情,但唯恐言多必失得罪三弟,就装模作样地推辞再三,但五弟等人死缠烂磨,还有意夸我笔头油滑颇能调笑,弄得我虚荣之情大发,终于暗自弄笔磨墨,在他的QQ里撒了上面这泡尿。如他读后动了肝气,可怪罪五弟一人,到时你要记得帮我作证,并劝他去五弟那边撒泡尿就是,算是解它一恨(但五弟的QQ整天灰黑无人,偶尔碰到亮了色,也半天不见吭声,甚是烦躁),也可要他反请我代笔,将五弟等人另行调笑一番。

       文章还会写,但能不能得到你们的赞誉就不得而知了,当然也用不着你们不好称好,我是被世道磨厚了脸皮子的人,受得住嘲弄。只愿你们还能来捧场!

 

 

 

                                                    愚兄拜

                                                    2014.5

评论(44)
< >
尊者,湖湘人氏。
< >
© 断业尊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