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业尊者

The end

  

       乔最后那一次的回眸,空对着宫殿里公主坐过的椅子,眼神迷惘而伤感。

       我暗自流泪,我心如刀绞一般。银幕周边似乎浸透了一股冷气,围绕着我.我身心俱碎。

      我真为他遗憾!我跟着他的沉闷的心情而伤感地走出影院。

 

       上帝为什么就不成全他俩的爱情呢?中国人不是常说有情人终成眷属吗?难道最美妙的情感都只能压抑在心底而成永久的秘密和遗憾吗?

我认为,他们一定是一对,就如湖泊里嘻戏着的鸳鸯,永远都是成双成对。

      现实中的他俩一定是一对恋人,而且应该是一对恋人!

 

         我不断地走进影院去,只为能让银幕上的她陪伴我,那怕仅仅一个多小时。

        一个多小时的内心满足!

       有许多夜晚,我下意识地坐在湖边的石磴上,遥望着对面马路的理发店,盼着有位公主从内走出,穿着平跟鞋,短短的头发。空气里散发着她的清香。娇美的容颜里总露出如花般的笑靥,两只一泓清澈的大眼睛楚楚动人,特别是那种某瞬间突然乍现的来自内心的率真,天然而感性。

 

 

       1993的一天,台伯河 (意大利Tiber River )上漂流着各色的鲜花。人们正纪念着一位公主,一位不是公主的公主。

       当年,银幕上的公主将长发剪成了短发,那位剪发师就在她耳边轻语:我约你去台伯河上跳舞怎样?夜里,台伯河上的舞蹈与打斗。让乔从一位急于求钱的小记者变成了一位深爱公主的失落人。

       在那天的葬礼里,人群中有位白发苍苍的老人。他低下头,在公主的棺木上轻轻印下一吻,深情地说道:“你是我一生中最爱的女人。”

       在场的人无不唏嘘落泪。

       那位趟在棺木中的人已经早没有了当年的花容月貌,生息如今已经停止。一切属于肉体的物质都将溶于尘土。

      白发老人也不见当年的风彩。

 

      多年后,当这样的情景盘绕在眼前时,我仍会忍不住眼角潮湿。

        总思考着这样一句简单不过的话:你是我一生中最爱的女人!

        你是我一生中不曾得到过的最爱的女人!。。。。。我加了几个字。

       爱终于有了质地,有了时间与空间,有了财富般的收藏,有了无限的回忆!

 

       许多年以后,人已中年。生活的单行目标让我们领悟了许多人生道理。这时才明白,大多数爱情的最高境界还真是那种难成眷属的状态,一种心底的秘密,一种想说却罢的遗憾,一种保留了的适度的距离。

       是的,乔的那次最后的迷惘不仅是对爱的过程的迷惘,也是对生命的整个过程的恰当注解:空椅留着余温,余温却终将冷却!爱是如此,人生也将如此。

 

     《天使在人间》封面上有这样的话:虽然没见过上帝,但是我们的确遇到了天使。

       书中还有一句话,是儿子献给母亲的话:这是一本关于一个女人独门美丽的故事。

       独门美丽的女人!

       在我的心底一直无人超越这样的独门美丽。

       美丽这样的词其实早被用滥:外表与躯壳的质感和华丽都是一捧到底的大众美学!就如舞台上走马般的模特,我从来就很少见到我要的那种特质:来自于灵魂的婴儿状态。

 

          2003年的一天,我正坐在重庆解放碑步行街的石凳上,观赏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以及那高楼天顶上的五彩灯火,一张行人随意扔下的报纸被风吹至了脚边。报上有一个熟悉的身影。让我不自觉地捡将起来,随后的一愣,逼得我静静地点上一只香烟。

        这天,现实中的乔魂归天堂!

       人都要离开这个世界,能寿终正寝其实是一种福气,没必要伤感。但银幕上的乔的最后那一迷惘而伤感的眼神,突然在五色的天空里闪现,对着我眨眼,穹幕里留了一份挥之不去的身影。

       银幕上的乔,最后迈着沉稳而又无奈的步伐离开了宫殿。音乐升起,片尾:The end!

       在一场极偶然的相遇里能真心地相爱了一回,这已足够;人生有许多想得到的东西如金钱如美女不都会转眼如烟云?

       人都有The end的那天!

 

 

       当年我遇上那位公主的时候,我就已经幻想着自己应该成为现实中的乔。他成了我年青时代的心中楷模。

        时至今日,我爱穿的服装是西装,有时还打上一根领带,最多扣上一粒衣扣。银幕上的乔就是这样:西装无需笔挺,随意,有些落魄的样子。

       很多年以后,小青年们吹嘘着港台演艺大牌什么影帝什么天王时,我轻描淡写地问:你们认识一表人才、风度翩翩而且略带敏感的乔吗?你们见过那张真实的具备情感和生命元素的而且略带忧郁的脸吗?

 

   今天,窗外细雨,树枝开始了吐出嫩芽。我躺在沙发上重新欣赏了一遍《罗马假日》。Ipad小屏幕上清晰地活跃着奥黛丽·赫本、格里高里·派克两位伟大的演员。我又被二者带到了幻觉里。剧终,我爬起身来泡上一杯茶,走进书房,听着电脑的嘶嘶作响,若有所失地写下这些来自内心深处的文字片断。我知道,其实我想纪念她们,但唯恐言不达意。


                                                   2014.2



标签: 散文类
评论(75)
< >
尊者,湖湘人氏。
< >
© 断业尊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