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业尊者

夜壶集(2012)

  

 一.

 

 

今晚重读龚自珍的《病梅馆记》,联想起王澍先生近日对建筑艺术界的猛烈抨击,不禁感叹:当今的建筑艺术界又何不是“以夭梅、病梅为业以求钱也”!身在其中见怪不怪已多时,而被王先生一吼,才知当下仍有以“穷余生之光阴以疗病梅也哉”者!(2012-05-30)

 

 

读汪晖<<变动秩序中的文化自觉>>,又看到了汪的老调重谈与逻辑混乱。一谈政治体制改革,就左右而言其它:人类所有制度都已失败,都在危机中。新左派们仍离不开创造新名词、玩弄旧概念的老套路。放着德赛先生不谈,却说些什么“文化自觉”,骗人误人。依尊者的法眼看,无非是让人自觉做奴才而已!陈独秀如地下有知,一定叹息:不知文化自觉为何物。(2012-06-03)

 

 

苏小小,李师师,陈圆圆。。。。。。真所谓:名花朵朵出青楼!配的是放荡文人、贪玩皇帝、一代名将;然梅花虽傲骨也好,梨花榆火催寒食也好,冲冠一怒为红颜也好,又如何敌得过自古红颜多薄命?可在当今的“惟肉是卖”时代,除了脱衣剐裤、金钱交易外,决无那种历史的厚重可韵味了。 —夜读闻韵著《青楼悲欢:中国名妓列传》(2012-06-10)

 

 

一人两面,两人一面,同形而异质;荣誉、地位、权力、金钱,使“自我”与“他我”相互转变而最终“非我”,最终灵魂与肉体分离!人生就如陷在这类白色城堡里而无法突围。我之所以成为我,我之所以不是我,乃是一个斯芬克斯的难解之谜!——苦读奥尔罕·帕慕克《白色城堡》。(2012-06-13)

 

 

鲁迅斜视所有权势与传统的精神,就是独立自由的精神,就是原味的北大“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的真精神。如所谓的北大精神中没有鲁迅那样的异质境界,也就根本谈不上“思想自由,兼容并包”。遑论鲁迅并不真正懂得北大精神的人,或许早就真忘掉了北大精神是何物!——评李扬帆:<<鲁迅并不懂得北大精神>>(2012-06-14)

 

 

7000人的大会,又8万字的肺腑之言,谏丞的铮铮铁骨;可怜的3000万饿死鬼, 庐山的血红落日!从此一人的专横跋扈与无法无天! --读李锐《庐山会议纪实》暨彭德怀上“万言书”50周年。(2012-06-16)

 

 

 

端午读《离骚》《九歌》

 

屈子愚忠遭谗奸

离骚绝唱难补天

嘉树纵使栽南国

鲜粽空祭撒江边    

 

(2012-06-23)

 

 

学文科的傻还是学理科的傻?本为伪命题,不屑一读。不料舌尖上的争斗越来越火爆,如是找了徐先生的怒斥当好文读,更希望徐先生为文科生争上一口气。谁知您却来一句:“人人只知有物,不知有心,这正是科学邪教徒胡适之流干的好事”。九泉之下的胡先生只怕是死不瞑目。。。。。想来徐先生还真是个傻文科博士!—有感徐晋如《学文科的傻还是学理科的傻》(2012-07-01)

 

 

军阀公子富二代,千古情爱包小姐;溃逃拱手献东北,事变抽身乱西南。往事难如烟!那包裹了爱国的糖果,咀嚼在后人的嘴里少不了酸甜与苦辣。利用,被利用,反利用,跳出利害圈不再被利用;聪明一时糊涂一世,糊涂一次聪明一生。—反感凤凰网文《张学良为什么不回国》。(2012-07-14)

 

 

汉文化的血液已稠,需要异质文化的主动稀释。汉文化多次在以民族屈辱为代价的阵痛中被动发展,前车可鉴!凡以鼓噪“弘扬传统文化”者,大多是封建糟粕的借尸还魂。坚拒现代文明的普适价值,终有文化灾难的来临。—喜读资中筠《所谓“盛世”不一定产生优秀的文化》 (2012-08-05)

 

 

官员拜孔子,师生拜孔子。祖先赐福,如今有了世界级孔夫子奖,和平而且维稳;地球村都应知道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仁就是博爱。我们祖先早就有普世价值。唯一不知道的是,拜者是真心还是假意。有道是:

一起登庙宇,

各自念心经。

官员望乌纱,

师长恋现金。

学娃混文凭,

全民生奴性。

谁不讲仁义?

翻脸无爱心! 

 

 

—读《北京国学文化节开幕百余师生拜孔子》(2012-09-15)

 

 

草根攀庙堂,商贾寻仕途,本无可厚非,谁不愿争做人中之王?然堂高途远,献媚乃一晋级之法;但连内裤也剐下,还自摆那活儿,真算媚到了华山之巅。又听得称赞党员的老婆更漂亮,知其媚已很俗且是根不稳。尊者开涮道:

君是梁上人,

根浅重工商。

原本路边草,

思依皇庙旁。

一遇春风抚,

几念秋冬长。

卑微尘埃去,

信口妄雌黄。

 

—读《梁稳根的根为何不稳》。(2012-11-18)

 

 

 

二.

 

《疑读尹鸿伟、邓贤关于知青的话题》(2012-10-22)

 

岁月流河江山莫改历史如烟。官家世家列传,布衣坟头黄草,本纪年年添新笔。知青史总得列在某个角落。是格式化遗忘?是让发动者们穿上斑斓彩袍?是时代厌恶了的弃儿们自醉往日热血,仍销魂独弄情?可怜也,知青史如裹脚臭布,任权势话语曲笔阐释,听者犹闻天籁曲。恰巧一代臣虏仍在,垂泪对红尘,往事难成空。

 

把知青等同于红卫兵,是对历史知识的无知,还是按权势话语的胡说八道?把打砸抢行为算在所有红卫兵身上,是有意歪曲事实,还是对红卫兵历史缺乏认知?知青的出现早于红卫兵,知青也有自愿与被迫之分;而文革早期的高干子弟红卫兵才是打砸抢、破四旧的倡导者和主力军。请不要把历史的孽债强加在全体知青身上!

 

知青是不讲诚信的一代,并影响着他们的子女。这是泼妇式混账,而且是高干子弟红卫兵老子英雄儿好汉血统论的翻版!国民品性不端,大多是现行教育之果,更是愚民恶果之花;容不得你攀枝,也容不得儿孙们独秀。谁都是现行文化的猪!缺特行独立的本能和反抗欲望的骨钙。责难天下的知青父母们,谁都应遭天谴雷劈!

 

知青曾是一张白纸!唯命是从却不知唯利是图,为人民服务却不知为人民币耍赖。极权者们披了神的外衣,巧舌如簧吹主义,翻云覆雨弄权争;陷他们于虚幻理想,还抱怀不醒之天堂梦;梦里谁知是祭品?玩于人神之间,蚕丝尽炬成灰,方知蓬山此去已无路、东风无力青春残!试问:谁最不讲诚信?不诚信的氛围又因何而起?

 

中国文化最糟粕的东西究竟流淌在谁的血液里?是谁不间断地遗传给我们和我们的后代?几千万稚气未脱的青少年,没有现代的知识结构,却被冠之为知识青年,远离家园。有人终身残疾,有人长眠山野,只为自作自受?或许有人充当过政治打手,但请作家们记住永恒的真理:暴民和愚民都是专制政权给予国民的最终属性!

 

 

《旁观知青电视剧争论》(2012-06-15)

 

任何宣扬和谐知青、和谐文革、所谓知青时代是血色浪漫的作品,都只是粉饰时光的缺德剧!知青的青春无所谓”无悔”,因人的生命历程有限,想悔、思悔都已不能!向过去献媚,还是从过去反省,是衡量作家们的道德法器。长期的政治春药早让汉民族成了最为健忘的民族,体制内的作家们也不例外。

 

一个“反动”的人物(林立果)说了一句并不反动的话: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等于变相劳改。对于大多数知青运动的参与者来说,不管他们有多少天真和无知的激情与浪漫,可他们一直都是时代的弃儿!

 

 

三.

 

 

“经学家看到易,道学家看到淫,才子看到缠绵,革命家看到排满,流言家看到宫闱秘事”;“一部《水浒》,说得很分明:因为不反对天子,所以大军一到,便受招安,替国家打别的强盗—不‘替天行道’的强盗去了。终于是奴才。” 鲁迅的评红楼水浒妙语一出,我自觉大多数所谓的红学家水学家之类,实为混饭而已,切不可盲信之。—有感伪学猖獗惑众生。(2012-06-12)

 

 

原来我们早就有民主制度。。。。。当年西太后就准备训政,北洋政府就争吵着选举总统,国民政府的蒋总裁几届连任而且让贤下野颇有华盛顿总统之风,当今社会多党合作而且人民当家作主,小小台湾岛还选了几届省级干部。。。。。。谁说我们没有民主制度?真是光眼说瞎话、生在民主中不知民主!—欣闻环球时报宣布我国早就实现了民主制度。(2012-06-21)

 

 

惟国人该砍头者最众。曾经是:右派、黑五类、阶级异己分子、反革命等等,如今是:“暴”民、汉奸、卖国贼,加上遍地的贪官之类。可见吾民族确为罕见之“劣”等民族也!好在尊者本人实无“国”可卖,无物可贪,更无缚鸡之力屠龙之胆而混迹于“暴”民之中,那些曾经的异类,想当都当不着,暂在“劣”外!—有感于陕西镇坪辱骂被强制引产孕妇一家为卖国贼。(2012-06-26)

 

 

“西方的教育体系基本是知识教育,缺乏了传道功能”,所以西洋人应是些最不懂:敬、知耻、恕、诚、信的无耻之辈。然事实告诉我们,西洋人不学《六经》,大多数民众却也懂的敬、知耻、恕、诚、信之类的道理。尊者本人未得《六经》真传,但仍明白什么是敬、知耻、恕、诚、信,我仍是中国人。其实,国民精神的缺失另有其因。—驳刘梦溪国学救教育的歪论。(2012-06-29)

 

 

金领袖英明决策:朝妹们可穿短裤!朝妹们高兴不说,不少网民为之欢呼雀跃高唱赞歌,到底是一条裤裆里的兄弟姐妹!据说此举事关国家形象,形象好则国运昌;有客观事实佐证:大清国人长袍覆腿却一败涂地,今日之国女们丁字裤外露而繁荣昌盛,欧美丑妞们不喜穿裤赤裸街心则国运下滑债务缠身!—为金领袖赐朝鲜妇女穿短裤而彻夜难眠。(2012-07-03)

 

 

化学是你,化学是我.十年不回家,老母守空房.真忙是你,假忙也是你! 娘前一把泪,作秀好演员.—有感于北大校长的惊天一跪. (2012-07-19)

 

 

第一要务是关上电视,别让奥运的喧嚣乱了读书的宁静。。。。。。夺了金牌就是中国速度、中国重量、中国神枪,夺了银牌还得说声对不起,夺了铜牌被媒体晾在一边暗自落泪;让球的爱国,改国籍的卖国,失利出局后的谴责。。。。。虚假爱国情操的泛滥,惟金牌是爱的国家情趣,变质了的奥运精神,病态的金牌自恋,无一不与文明大国相去甚远!(2012-08-01)

 

 

人世间有各式英雄的伟大:有披荆斩棘不畏艰难的伟大,有功成名就激流勇退的伟大,有病猫弓背吓退强敌的伪伟大。这是需要英雄的时代,更是造英雄伟大的时代,所以你必须是不败的战神。几场游戏过后,别人的需要并不重要。假摔也好,强撑也好,上级命令也罢,民意更需要的是你健全的身体和心灵!—叹刘翔梦碎伦敦。(2012-08-07)

 

 

怀里揣着官权心里有了傲慢,骨子里有了“没了我们,你们连饭都没吃”的狂妄。以为是真上帝,上帝的手捏拿别人,只算是赏赐,本应鞠上一躬道谢才是。有打油诗曰:

捏手一拿泼妇帮,

军门胆气实堪夸。 

缺了我们无饭吃,

劝姐忍辱莫泪汪。

 

—有感于方大国大官人捏空姐。(2012-09-02)

 

 

传统文化早就知道“知识改变命运”的好处,何况如今是“弘扬传统文化”的大时代。读文凭的;混文凭的;骗文凭的;买文凭,只因“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未来的劳心者,又何不能先行先践,为入官场早作准备?有道是:

人间已是新年代,

书院负起风流债.

儒生苦读为哪般?

乌纱颜玉双双采.

 

---读大学被风月场所包围杂感。(2012-09-11)

 

 

四.

 

 

一个健忘的民族,不是十足的奴性,就是让主子的迷魂汤喝残了头脑!当草原帝国的铁蹄横扫长江黄河、当大汗的凶残子孙们盘据春色江南、当中原汉人沦为四等最差臣民时,注定了灭国后的当奴才的狂欢;文山啊,何苦“零丁洋里叹零丁”,又何苦“留取丹心照汗青”呢,到头来只落得个英雄自古都白死的尴尬下场。-有感于世界最高成吉思汗站立雕像落户吉林。(2012-06-19)

 

 

江青自称是条狗,一条要咬谁就咬谁的狗;如今又轮到薄家太太。据说也做着红都女皇梦,可当的只是只看门狗。一朝天子、天子梦,到头来:断头台上女人血,逍遥天地男儿情。是狐假狗威,抑或还真是自古红颜多祸水? 有道是,江山你争社稷我夺,一家欢乐万家愁苦!— 观史判今有感。(2012-08-20)

 

 

杜月笙说:不是政府人士,永远不要去做政府的吹鼓手,因为吹鼓手在政府眼里永远只值一个夜壶铜钿,尿急了拿出来用一下,用完了将夜壶放到最角落地方;你吹得越起劲,不仅公众看不起你,政府更看不起你,所以吹鼓手都没有好下场!——不知一个街头混混与军事专家张召忠教授谁有文化.(2012-09-01)

 

 

嘴除吃饭、接吻外,最多的莫过余道所思。但有掌嘴的国传:为的是少说、不说,或是记住做奴才的“恭默思道”。盛世照样掌嘴。一记国掌,掌出惊天大案,掌出天下官员一样黑;又一记,掌出左左们的爱国有色镜:曾经的受害者都是汉奸。是谁将历史蒙上迷雾?又是谁将迷雾显现金顶的佛光,造出辉煌的假象让人永久穆拜?—评王XX的被掌嘴与韩XX的掌老人嘴。(2012-09-23)

 

 

让丑恶穿上华美外衣,使曾经的不屈变成苟且,把真相涂抹得晦暗难辨。。。。历史被任意装扮成婊子,自己当警察,任后人免费玩弄。。。。颠倒者终将被颠倒所颠倒。。。。如果没有彻底剥去华美外衣、让罪恶大白于天下的决心,如果没有彻底清算罪恶制造者的开阔胸襟,历史的恶作剧终将在迷雾中重演,高举的石头终将砸向自己的瘸腿。—观史判今有感二(2012-10-07)

 

 

阅史,读义帝怀王。乱世起,危局里,信约有何为?千古恨,终是荒草一堆!叹息中,想起多少古今事从来如此,遂作歪诗一首,曰:

乱世推盟主,

胆识可为王。

信约有何义?

埋恨楚天荒。

是非本无界,

坟地草木黄。

闲时品千古,

湘水东流忙。

 

—观史判今之三。(2012-10-28)

 

 

五.

 

 

“有枪阶级”不仅有枪炮、监狱和断头台,还有话语权、公理权:凡说的做的都是不容否定的真理。“无枪阶级”仅有牢骚、骂娘和“天灵盖”,还有被代表、被代言和被拖上断头台斩首的快乐。-读鲁迅所想到的(1)(2012-07-04)

 

 

著名的作家数不胜数,而伟大的作家却屈指可数,获诺贝尔文学奖者也不例外!我爱的列夫?托尔斯泰、卡尔维诺等都不曾获此殊荣。在诺奖中,最高层次的奖当属和平奖,因为它承载着人类先行者们的理想与美好愿望,是指引人类脱离野蛮与兽性的平衡力,尽管倍受争议。也因为如些,其它奖项可以带给获奖者无限荣誉,而和平奖带给获奖者的却是刀刃与牢房!(2012-10-13)

 

 

千万莫言我们的文学正处在丰乳肥臀的时代。获奖人如在白棉花田里独自蛙鸣,透出红高梁地里的寒冷气息;不是所有作家都是会唱歌的墙!如今的文学早已是天堂蒜苔之歌,集体的生死疲劳无意再良心作证。整体上地脱离时代与人群,只要不沦为司令的女人就归万幸。超越五四新文化只是月光斩—贺莫言获奖并告之喝捧者不要做锁孔里的房间而不知什么气味最美好。(2012-10-14)

 

 

六.

 

 

做红烧用五花肉,嫩也。女人也分嫩甜老辣!小三者,嫩甜辈,如吃红烧肉,偷吃则上瘾;而碗内的老辣在,或觉调不上胃口,忍心扔之摔之;再做一手好红烧肉献技,则专供嫩吃嫩也!真个是:

阿三嫩如五花腿,

糟糠辣过老生姜。

哪年嘴馋红烧肉,

饥饿怎比饱餍强?

 

更叹曰:

 

霜风啸傲卷红叶,

琵琶弦断泪暗流。

桃开李绿柔肠梦,

花落枝黄胭脂秋。

 

—贺王石迎小三。(2012-10-31)

 

 

读博士系列丛书,如遇白蜡,嚼之乏味,思自己或水平不如人。然,书中内容重叠,例句抄袭老一辈,却是欺前辈黄泉无语、欺吾等有眼无光!困顿中,望窗外冬雨摧景异,脑海里却浮起范文澜先生治学名联: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如是提笔在博士的大名下喷屎,戏言曰:

臀肥板凳十年冷,

腹浅笔头百句空。

 

(2012-11-15)

 

 

 

 

标签: 夜壶集
评论(75)
热度(1)
< >
尊者,湖湘人氏。
< >
© 断业尊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