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业尊者

<<夜壶集>>小序

 没时间去长篇大论,却又担心自己的博客缺文章,如是写了些所谓的“心情随笔”。

网易这一栏,规定不超过163个字符,倒是深谙中央整顿文风精神。我的短文或算是随笔,但与所谓的“心情”无关。

《尊者奇闻录》是这栏目中的短文之一。我没林黛玉的勇气,舍不得焚稿,将残稿们聚在一起,编成《尊者奇闻录2012年集成版》。再一查,仍存有些许短文,如婴儿乞求般的眼,看着心痛,发了善心,又准备整理成2012年集成版。

这一集成,就免不了心里嘀咕:总得有份名目或集名的吧?

该取个什么样的集名呢?这有些为难。

恰读野史。读到五姨太一手把小弟,一手把夜壶,连口都用上之时,张作霖却被炸上了天,死前还喊了爱国口号:“妈了个巴子的小日本儿鬼子,不等我尿完尿就下手,真他妈的不是东西!”;而小七为袁世凯把尿,拿锡做的酒壶应付大人,谁知袁大人一听尿声不对,就嚷了一声:拿来,我要铅的!这一嚷本是小事,却让门外的秘书们以为袁大人要签二十一条;害得袁氏成了千古罪人不说,连张氏般的爱国号都不曾留下。

原来夜壶虽小,都联着国家大事,还如此惊天动地。读后不禁哑然失笑,也有了取集名的灵感。

我深知,我的那些婴儿们还在屎尿失禁的人生初期。随地拉一把、随便拉一泡,自己闻着不香也不臭,大人们却欢天喜地忙手脚,不会去计较那随地随便的一拉,只当都是儿戏而已。

如是我把它们都盛在了这《夜壶集》里,眼不见、心则喜也!

是为序。

 
 
                                                                                                                         2013.1.17夜

标签: 夜壶集
评论(52)
< >
尊者,湖湘人氏。
< >
© 断业尊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