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业尊者

游花莲北回归线有感

        过台湾花莲,北回归线在此经过,海边建标志塔一座。所谓北回归线是热带和北温带的分界线。约十步之外即太平洋。视野里,塔座地坪与洋面平行。其时,天穹里,灰云密布;洋面上,海风阵阵,群鸥飞过,惊淘拍岸;岸旁,一男一女原居民正欢唱不止;游人莫不感叹与欣喜!猛然想起亨利。米勒,在《南回归线》、《北回归线》两部大作中,回归线即是生与死,爱与恨,情与性,光明与黑暗的交界线,是原始的欲望与冲动。一时,海天一色,人塔交融,幻想联翩。特记之! 

 

 

                                                                                  (1)

    

上帝,我的双手正捧在天边:请用这北回归线上的标志塔换我一双魔力舞鞋吧!米勒就希冀过这样的舞鞋,他没得到!我想继承这样的希冀:我要浮在这北回归线的太平洋上,以海空上冰凉的新鲜空气为路,升至天顶,托以红色的珊瑚,点燃;艳火将从手中升起,穿透灰色的天幕,直点宇宙的最深处;魔力舞鞋带动我跳着奇特的舞蹈;旋风剥了身上的衣物,我如胎儿,纵风又悬在我鼻下,长成灰色的胡须;我也是老者,我是怪兽,我是宇宙肚子里的一条蛔虫;是什么都不是,是什么都是;我企求永久的冲动,我产出自己的卵,抛在身下的海洋里,无数个复制的小我在海面浮游;我长着千只眼,我从任何一个方向发光,光照把造物主的遗物都照个通透而没阴影;我是一调色板,我的灵魂就是我的画笔,天幕就是我的作品。

 

                                                                                  (2)

 

 米勒怀念母亲温暖的子宫,他试图回去。。。。。。我在天顶,太平洋的海风从我口中吹出,子弹般地啸过大地,绕过地面那座男根般坚挺的标志塔;海床正在求欢般的欢腾,浪头越过焦石的阻挡,喘息而歇。大地如此性感,海洋就是那温暖的子宫,我也幻想回到我的原始状况里去;时间由父亲驱动,又由母亲制造完成;肉体有了时间的属性,有了起点,也就有了终点的那刻。。。。。。海浪钢琴般的弹奏,混乱有力,如冲动的原始力,灌入到所有听其音响的耳里,钻入血液,在心的玄而又玄的空间里鼓噪。是海的静脉在曲张,还是原始力在血管的高速公路中奔驰?海浪更象是我情绪的手,贪婪而迷恋地不断抚摸地球的肌体,潮浪四拥。。。。。。我想我应让我的思维冬眠,不然它和海浪混杂于一体,我的灵魂将出窍。

 

 

                                                                                   (3)

 

 我也是一痴人,和米勒没什么两样;我有特别的能力;我的梦被自己装在了透明的玻璃瓶里,献给希望品尝的所有生灵;我也把自己委卷在瓶内,我要在我的梦境里探险;我想享受一次精神失常的快感,做一回我父亲的父亲、母亲的母亲、儿子的儿子,做一回这混乱世界的主人;我要在爱情那臭婊子一样的门面上撒上一泡尿,还要向美的虚幻吐上一把口水;我要挥手斩断时间之链,让刚探头的婴儿留在母亲的胯裆里,让他(她)自己感受外部世界的冷热,以决定是继续享受温暖还是掉落红尘受难。。。。。。我在海面上的天庭里四处游荡,肉身已不足以达到无穷,我将其剁成M粒,也将灵魂劈成M段,一齐抛掷在太平洋的大气里,随风而去。

 

 

                                                                                 (4)

 

 我仍在太平洋海面的上空里悬浮。。。。。。地球长了一身的绿毛,那些人造的车辆只是地球皮肤上的爬虫,丑陋而吐出废气。。。。。海浪吐出长舌,让我怀念我的贪婪;我试图把地球吞在肚里,十小时后变成一堆我的大便,拉在宇宙的一个角落里;我想我还应该是位皮条客,把地球拉到宇宙里去卖淫;我终于明白太阳为什么会这样激情澎湃,它等的就是这一天,等的就是我这样的皮条伟人。。。。。。艺术,就是这样的买来卖去;时间不过就是我发出的鼾声;音乐其实和所有生灵交配时的呻呤声没什么两样。。。。。。宇宙漆黑,某天我就是漆黑本身,因为我终将消失于无形;我漆黑了的那天,宇宙的海里却会保存我的一粒原子,我或许变成了洋底的鲸鱼抑或是透明天宇里的一颗星星?

 

 

                                                                            (5)

 

 我在空气里游动,空气如水。我已无法知晓海是天,还是天是海,只知道我的周边全是暗蓝色的空洞,空洞里悬着闪闪的光点,有如千万只莹火虫。我用我的舌,如蛇般地吐向空中,随意搅动一下,闪闪的光点就落在了舌尖。我听到脚底的丝丝风声,我飘过丛山般黑黝的峡缝,我是一条太空中的鱼,到处撒卵,那闪闪的光点原来只是我自己的卵?我在太空深处瞧见了那回归线的标志塔。我发出的所有电波都奔向塔顶,它如海底的乌贼,匍伏在地底面吸吮着一切生灵的血肉。。。。。。我要将自己溺死在这暗蓝色的空洞里,我要感觉那种最后一瞬息的难过,又不留下一丝痛苦的痕迹,就象杰克。伦登笔下的马丁。依登,快乐地享受一次将自己消灭在海洋里的感受。

 

 

                                                                          (6)

 

 我抚摸着明与暗交界的那快乐之点;我拥抱阴阳的虚无如同拥抱我的女人;我喜欢从阴暗的角落里窥视着阳光下的一切,特别是生灵之恶,恶之花;为此我应咒骂回归线上的无阴;我与米勒一道怀念母亲子宫中的黑暗,和在那种黑暗里偷听父母喃喃细语的最原始的感觉;我也要和米勒一样居住在母亲子宫的摩天大楼里,直到随母亲一起消亡。米勒告诉我,每个人都有种回归的愿望,当出了母亲那纯洁之地后,我们就从此不再纯洁;我们时刻起着邪恶的歹念,试图钻进不是母亲的妇人的子宫里去。。。。。。。我要的是回归,归于母亲,归于父亲,归于那吸吮母体内血液时的快感,归于那样一种人生最为纯洁的爱。

标签: 散文类
评论(60)
< >
尊者,湖湘人氏。
< >
© 断业尊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