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业尊者

悼念 扎哈.哈迪德.

悼念 扎哈.哈迪德. - 断业尊者 - 酣睡集

 


          大早起床,就见儿子半夜里的留言,说是当今最伟大的建筑师之一的扎哈去世了。我淡淡地回复说:今日愚人节。再一看建筑界朋友圈的微信,到处都是大师去世的消息和悼念之词。原以为只是愚人节的调侃和玩笑。毕竟扎姐(大家都称她为扎婶)六十五岁的年龄,比起我们的那些八十有余的院士建筑师们来,只能算是晚辈,如何就匆匆地离开这个人世了呢?

    对我而言,早已没有了鼎力去膜拜任何名人的情结。因为深知任何人的不存在,地球仍会按照自己的轨道有序地运转。人类照样混世而行:有人出人头地、有人成了人下人、也有人满怀热情错把他人当神。我们用不着抢天哭地:扎哈死了,而另一个扎哈正从上帝那边出发!

    其实,上帝觉得扎哈该到天堂里去了!天堂的旧建筑还停留在古典主义的时代:或是重檐琉璃瓦下的木结构,隐隐地传出万岁万岁的呐喊;或是陶立克柱廊外的中心广场里正在上演但丁的《神曲》。上帝已经讨厌了这类一成不变的旧东西,一心想着凡间的那些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解构主义之类的怪名词,为何就偏偏没有天堂主义?或许这个扎哈是上帝身边新主义奴仆的最佳人选。

    或其实,是扎哈自己想去天堂了。没有谁见过天堂的建筑模样,一切都是传说。抑或是天堂里的什么主义远远有趣于凡间。也或是凡间需要上帝创造些新主义的时候了!唯一能够知道的是:天堂没有地基,一切都悬浮在虚无里。建筑师们用不着考虑建筑的大厅正门在何处、屋顶是朝天还是朝地;也用不着通风采光节能了,因为天堂里阳光明媚四季如无雨之春;也用不着去设计那些解构式的女士鞋子了,因为所有的天堂之客只需一副皮囊即可游走宇宙。最让人向往的是:天堂里的建筑师无需黑夜里加班了,因为根本就没有了黑夜;也用不着和建设方联系说:喂,求求您,把设计费给我吧!因为所有的财富到了天堂,一切都归乌有。

    凡间的扎哈走了,凡间的建筑师群体还在。他们仍会继续她的遗志:黑夜里用黑色的眼睛盯着图纸,满嘴的主义和高大上。还有的就是:继续研究现实主义的暗箱操作技巧。


                                                  2016年愚人节上午。

    

评论
< >
尊者,湖湘人氏。
< >
© 断业尊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