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业尊者

骂人及其它

         骂人诀窍到底是十招即可战天下,还是有更多的绝杀之技?我不得而知。而梁先生奉献的十招其实只是文人式的幽默,是真上不得口斗场的。出了名的例子就在梁先生自己。当年梁先生遇上了骂人的祖师爷鲁迅,结果是败得一塌糊涂。自己的这十招恐怕只能扔到垃圾桶里去才是。
       当年,梁先生调侃法国先贤卢梭关于女子教育一事,他写道:我觉得”人”字根本的该从字典里永远注销,或由政府下令永禁行使。因为“人”字的意义太糊涂了。聪明绝顶的人,我们叫他做人,蠢笨如牛的人,也一样叫做人,弱不禁风的女子,叫做人,粗横强大的男人,也叫做人,人里面的三流九等,无一非人。
        梁先生说到后来就得出这样的结论:正当的女子教育应该是使女子成为完全的女子。
        鲁师爷是不会放过这样的骂人的好机会的,于是作《卢梭与胃口》一文调侃起梁先生来:那么梁先生的意思是,所谓正当的教育者,也应该是使“弱不禁风”者,成为完全的“弱不禁风”,“蠢笨如牛”者,成为完全的“蠢笨如牛”,这才免于侮辱各人。。。
        几招斗来,梁先生完全落了下风,似乎只有招架之功而绝对是还手无力,自己的那十个诀窍实在没帮上什么大忙。
        梁鲁的口舌之争,到后来实属漫骂动真了。依我看,超出了后人所说的所谓文论批评。梁说创造社是“或者还许得几个金镑或卢布的赏赉”,这在当年,可能上升到牢狱之灾的政治高度。而鲁则大骂梁是“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那段精彩言论曾是我年轻时代就已经背诵熟了的:
         凡走狗,虽或为一个资本家所豢养,其实是属于所有的资本家的,所以它遇见所有的阔人都驯良,遇见所有的穷人都狂吠。不知道谁是它的主子,正是它遇见所有阔人都驯良的原因,也就是属于所有的资本家的证据。即使无人豢养,饿的精瘦,变成野狗了,但还是遇见所有的阔人都驯良,遇见所有的穷人都狂吠,不过这时它就愈不明白谁是主子了。
        见过一篇文章,但记不得是在何处。大意是说客居台北的梁先生,有天被小女问道:父亲,鲁迅为何如此恨你?
       梁先生竟可怜的无言以对。
       这又不由得想“走狗”二字来。不知道后来的这二字是否与我们尊敬的鲁师爷有关。反正我青少年时代是在老师的教育下骂过不少无关人士的:刘少奇的走狗,林彪的走狗,孔老二的走狗,邓小平的走狗,四人帮的走狗。。。。当然,如今见得最多的流行的网络新词是:美国人的走狗。
        文骂诀窍者,其实只是告诉你怎样的作文之法。真的想骂人,真的想骂翻人并吐他一身唾沫,周星驰的《九品芝麻官》里告诉你的绝技是:拜妓院的鸨母为师。  


                    原文:http://www.ccview.net/htm/xiandai/wen/liangshiqiu009.htm

评论
< >
尊者,湖湘人氏。
< >
© 断业尊者 | Powered by LOFTER